米尔斯海默:美国在中东的失败

编者按:2020年刚刚开始,中东局势便陷入混乱与战争的阴影之下,结合此前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朗核协议,美国与伊朗会爆发战争吗?为什么美国不愿意与伊朗通过谈判解决分歧,而是采取手段极端、风险颇高的军事行动呢?据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的研究,自1989年以来,美国每三年中就有两年在打仗,至今已打了七场不同的战争。美国为什么会乐此不疲地对外开战?美国对外战争决策的思想根源是什么?特朗普会是一个例外吗?学者米尔斯海默在其新书《大幻想:自由主义之梦与国际现实》中,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决策层所信奉的自由主义霸权政策是对外干涉别国内政和对外战争的思想根源。

下文选自《大幻想:自由主义之梦与国际现实》(约翰·米尔斯海默 著)

美国努力推翻大中东地区的独裁统治者,用民主政权取而代之,这项行动从“9·11”事件后开始进行,一直延续到小布什政府和奧巴马政府。美国瞄准了五个国家:阿富汗、埃及、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它动用自己的军队帮助推翻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政权,但在埃及或叙利亚却没有这样做。尽管如此,埃及发生了两次政权更迭,但情况没有变得更好。在叙利亚,这导致了一场血腥的、灾难性的内战。

美国导致中东陷入冲突

在每个案例中,美国决策者都认为他们可以建立一个对美国友好的、稳定的民主制度,帮助美国应对核扩散和恐怖主义等严峻问题。令人惊讶的是,华盛顿的领导人对改变这五个国家的政治以及更广泛地区政治的能力有如此大的信心。但是,他们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给大中东带来了杀戮和破坏,让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陷入了似乎没有休止的战争。

2001年10月中旬,大约在“9·11”恐怖袭击发生一个月后,美国对阿富汗开战。到12月初,美国军队似乎赢得了一场壮观的胜利。塔利班被击溃,一位似乎致力于民主的领导人哈米德·卡尔扎伊在喀布尔掌权。这一明显的成功让小布什政府认为,它可以在伊拉克产生同样的结果,最终也会在这一地区的其他国家产生同样的结果。这就是小布什主义的起源。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并迅速将萨达姆·侯赛因赶下台,这让华盛顿看起来好像找到了将这一地区转变为一片稳定的民主国家海洋的神奇公式。但是,到了这一年夏末,伊拉克陷入了内战,美国军队开始面临一场大叛乱。

当小布什政府全神贯注于2004年失控的伊拉克之时,塔利班开始从死亡中恢复过来。阿富汗也发现自己被内战所吞噬。为了确保塔利班及其支持者不会推翻卡尔扎伊政府并再次掌权,美国向这个国家派遣了大量军队。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经历了大规模作战。与之前的预期相反,华盛顿并没有找到实现大中东地区和平的办法,反而是在试图挽救两国的局势。

然而,这两场战争现在看上去都是失败的。2011年12月,奥巴马政府将所有美国战斗部队撤出伊拉克,留下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伊拉克很快陷入了在巴格达由什叶派主导的政府与“伊斯兰国”之间的内战,小布什政府推翻萨达姆并导致伊拉克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内战,从而助长了“伊斯兰国”这个强大而好战的逊尼派组织的发展。“伊斯兰国”最初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上是如此成功,以至于它宣布自己是事实上的国家;2014年8月,美国对其开战,尽管主要动用的是空中力量。此外,伊拉克库尔德人不想成为统一的伊拉克的一部分,他们在北方建立了事实上的国家。考虑到伊拉克库尔德人和逊尼派的明显实力,以及巴格达政府的脆弱,2003年的伊拉克已不复存在。美国依旧回到这个破碎和失败的国家进行战斗。

在奥巴马离开白宫时,美国驻阿富汗军队有8400人,特朗普总统在军方将领的压力下增加了美军人数,这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一场战争。无论特朗普政府在阿富汗推行什么样的政策,都不可能打败塔利班,将这个国家转变成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它所能做的至多是推迟塔利班重新控制其余地区的那一天,塔利班现在控制着全国大约30%的土地。简言之,尽管美国军队作出了巨大努力,并且在重建方面投入了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马歇尔计划对欧洲承诺的更多的资金,但美国在阿富汗注定会失败。

利比亚、叙利亚内乱不断

利比亚代表着改变弱国政治努力的又一个失败案例。2011 年3月,美国及其欧洲盟国发动了一场旨在推翻穆阿迈尔·卡扎菲的空袭。利比亚领导人当时正在应对一场可怕的暴动,西方势力利用他即将展开大规模屠杀的虚假借口来结束其统治。当年7月,30多个国家承认反对派领导的全国过渡委员会是利比亚的合法政府。2011年10月,卡扎菲被杀,利比亚从此被一场血腥的内战所吞噬,而且看不到任何结束的可能性。没有理由认为,它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 

在美国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之时,叙利亚爆发了反对其独裁统治者巴沙拉尔·阿萨德的抗议活动。政府过度反应,使用暴力镇压抗议活动,使冲突变成了一场致命的内战,今天仍在继续。但是,美国在冲突升级过程中也发挥了核心作用,尽管它并没有直接干预。2011年8月,在麻烦产生几个月后,奧巴马政府站在反政府力量一边,要求阿萨德下台。在阿萨德拒绝之后,华盛顿与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联合起来,努力推翻阿萨德。美国向“温和”的反对派提供支持,中央情报局(CIA)和五角大楼最终在武器和训练上花费了超过15亿美元。

叙利亚内战  图片来源:新华网

这项战略完全失败了。阿萨德仍然掌权,在叙利亚内战中有超过40万人(其中很多是平民)死亡,几乎一半的人被迫逃离家园。但是,即使阿萨德政府垮台,一个像努斯拉阵线这样的激进反叛组织—与“基地”组织有关联——也几乎肯定会取而代之。如果这个组织或其他类似的组织上台,几乎肯定会对阿萨德政权的许多成员和支持者发起血腥清洗。此外,新政权将对美国深恶痛绝。然而,叙利亚政府不太可能垮台,因为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直接干预,以支持阿萨德政权。内战可能会拖上几年,造成更多的混乱和破坏。

叙利亚冲突还有另一个可怕的后果。大量叙利亚人逃离家园,试图在欧洲定居,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冲突中的难民也加入其中。起初,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欢迎这些流亡者,但流亡者的数量最终增长到如此之大,以致一些国家——以及欧盟本身——都设置了巨大的障碍将他们拒之门外。这些举动违背了欧洲所珍视的开放边界原则,也违背了欧洲在庇护难民问题上的开明政策。难民的大量涌入推动了欧洲极右政党的发展,这些政党致力于将移民和难民赶出他们的国家。简言之,在美国推波助澜下开启的叙利亚战争,除了给叙利亚人民造成可怕的损失外,还可能对欧盟造成严重损害。

埃及成为美国干预的牺牲品

最后一个例子是埃及,2011年1月,埃及爆发了针对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总统的抗议活动。随着这些抗议活动的势头越来越强劲,奥巴马政府介入并帮助推翻了埃及领导人。奥巴马欢迎埃及走向民主,支持2012年6月上台的新当选政府,尽管执掌权力的是穆斯林兄弟会。但在执政一年后,埃及军方和许多公众都强烈要求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埃及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辞职。从未对穆尔西表示过热情的奧巴马政府卷入了这一混乱局面,温和地暗示埃及领导人应该下台,这加速了穆尔西政权被推翻。他被具有穆巴拉克风格的军事强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将军所取代。 

在实施这一步的过程中,美国帮助促成了一场政变,反对一个对美国没有威胁的民选领导人。这个新的埃及独裁者后来转而反对兄弟会及其支持者,杀害了一千多人,并判处穆尔西死刑,尽管他在本书写作期间仍被监禁。奥巴马政府试图阻止这场血腥镇压,但以失败告终。尽管美国法律规定,对于任何“经正式选举产生的政府首脑遭到军事政变或法令推翻”的国家,所有的对外援助都要被削减,奥巴马政府也不愿意暂停美国每年给埃及的15亿美元援助。 

华盛顿在阿富汗、埃及、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表现令人沮丧。美国不仅未能在这些国家保护人权和促进自由民主,而且在大中东地区传播死亡和混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在这一地区,恐怖主义是一个更大的问题,而且尽管有伊朗核协议,但面对美国的强力政权更迭政策,世界各国购买或保留核武器的动机有所增强。与美国有严重分歧的国家的决策者们肯定记得,卡扎菲在2003年12月放弃了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换取华盛顿不寻求推翻其政权的承诺。8年之后,奥巴马政府在将他赶下台上发挥了关键作用。在那之后不久,他遭到杀害。如果拥有核威慑力量,他今天很可能仍然统治着利比亚。

读书推荐
dushu.com ©2020分类

读书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