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国外艺术界:多样性、达·芬奇与巨资“香蕉”

2019年刚刚过去。在国际范围内,澎湃新闻选择了一些备受热议的艺术事件。其中,昔日“博物馆慈善大户”赛克勒家族的丑闻让诸多接受其捐助的博物馆与其划清界限,由此也引发对于“博物馆的投资都来自何处、艺术与劣币存在着怎样的关系?”的讨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重新开放,多元化成为其最显著的变化,而在英国,特纳奖首次颁给四位呼吁文化多样性的艺术家。

扩建后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外观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重新开放,打破单一的现代主义叙事

2019年10月,拥有全球体量最大的现代艺术收藏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简称MoMA)经过四个月的扩建与重新布局之后再次向公众开放,博物馆增建4.7万平方英尺(约4366平方米),耗资4.5亿美元。经过重新布局,美术馆打破了原本以男性艺术家为主、苍白而陈旧的现代主义叙事,更多地展现女性艺术与非西方艺术的面貌。此外,每隔18个月,博物馆中永久藏品展厅中的展品都会进行一次全新的陈列。在重新开放的MoMA中,最显著的变化无疑是其试图呈现多元化的决心。

赛克勒家族丑闻发酵,博物馆拒绝再收劣币

去年,被称为“博物馆慈善大户”的赛克勒家族被曝丑闻,由该家族所成立的普渡制药被指控从事欺骗性的营销活动,在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中推波助澜。普渡制药公司是美国知名阿片类药物生产商。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其旗下的镇痛药产品奥施康定为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萨克勒家族在艺术慈善事业中有很大的影响力,不少博物馆都曾受惠于这一家族的捐赠。随着丑闻的持续发酵,今年3月,伦敦泰特美术馆与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决定停止接受赛克勒家族的长期捐赠,英国国家肖像馆宣布取消一项来自该家族的130万美元的捐赠。5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决定不再接受赛克勒家族成员的捐赠。此外还有不少博物馆与艺术机构加入其列。这一系列举措反映了赛克勒家族丑闻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迫使博物馆开始反思,博物馆的投资都来自何处?艺术与劣币存在着怎样的关系?


特纳奖首次颁给四位提名者,艺术家“抱团”呼吁多样性

2019年,世界上最重要的视觉艺术奖项之一、英国特纳奖首度颁给了四位提名者,四位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海伦·卡莫克(Helen Cammock)、奥斯卡·穆里约(Oscar Murillo)和泰·沙尼(Tai Shani)此前发出提议,四位提名者此前发出提议,宣称他们是一个整体,声称他们的工作方式和创作初衷引起了彼此的共鸣,而让自己置身于同对方的竞争中会破坏他们每个人作出的努力。一方面,四位艺术家的“抱团”回应了时下英国政治对于多样性的驱逐,另一方面,此举也反映了艺术奖项的传统文化权威面临挑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选择一位最佳艺术家的行为,世界可能正在超越“赢者通吃”的单一奖项的局面。


2019年特纳奖的四位获奖艺术家

从达·芬奇到伦勃朗:艺术家的周年纪念

2019年是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逝世500周年,也是伦勃朗(Rembrandt)逝世350周年。为了纪念这两位在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家,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与美术馆为其举办了不少展览。法国巴黎的卢浮宫于今年10月举办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特展,通过与达·芬奇有关的140件油画、素描、手稿、雕塑等艺术作品,展示他如何将“绘画”作为一门研究工具进行艺术实践和科学探索,展现这位文艺复兴巨匠在艺术和科学领域的杰出贡献。而在荷兰,九个城市陆续开展为期一年的纪念活动,其中最重要的是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的伦勃朗大展,展出其包括《夜巡》在内的22幅油画、60幅绘画稿和300幅版画。这也是迄今为止在单一展览中呈现伦勃朗艺术最多、最全面的一次。


荷兰 伦勃朗 《夜巡》 1642. RIJKSMUSEUM, AMSTERDAM

巧合的是,除了达·芬奇与伦勃朗,2019年还是印象派领导人物之一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去世百年、文艺复兴时期布拉班特公国画家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de Oude)去世450年、以及现实主义画家库尔贝(Gustave Courbet)诞辰200周年。


卢浮宫 达·芬奇大展

百年包豪斯:遍地全球的纪念活动与新博物馆

2019年不只有上述艺术家的周年纪念,还有包豪斯学院成立100周年。1919年4月,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在魏玛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现代设计的学校——国立魏玛包豪斯学校。1933年4月,包豪斯学校止步于纳粹的压迫和被关闭,流转到美国及其他欧亚地区的包豪斯教师和学生开始在世界各地进行传播和实践。包豪斯开创了一种真正现代的思考艺术和手工艺、公共领域、都市主义以及形式和功能联合的方式。虽然在历史上只存在了14年,但这所现代设计学校的教育理念至今仍被探讨和采用,设计风格融入现代生活各处,生产模式深深影响着现代工业生产。2019年,德国及世界上其他地方有多个庆祝包豪斯百年的展览。在包豪斯曾经的校址德绍和魏玛,今年开设了两家新的包豪斯博物馆,而在柏林,重新改造的包豪斯档案馆也在今年开放,三处都举行了纪念展览。


包豪斯博物馆 德绍

12万美元一根的香蕉,为何有人买单?

2019年,最受热议的艺术作品也许是“香蕉”。在12月的巴塞尔迈阿密国际艺术博览会上,一向特立独行的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展出了一件新的“雕塑”作品——这是他15年以来首次在艺博会上呈现新作——一根香蕉被灰色强力胶带固定在展墙上。根据代理画廊的一份声明,这是一件现成品集合作品,“让人们去洞察我们如何分配价值、我们重视怎样的物体”。这件作品共有3个版本,前两个版本由两位藏家购入,售价12万美元,第三件原本计划由博物馆收藏,价格升至15万美元,但是在展会期间被一位行为艺术家吃掉了。


瑞吉奥·卡特兰为“香蕉”命名为《喜剧演员》

“三根香蕉”激起千层浪。买家之一声称这件作品是艺术界的“独角兽”,甚至将其与1962年安迪·沃霍尔的《坎贝尔浓汤罐头》相提并论,认为这将成为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性作品。与此同时,迈阿密的清洁工行业就其低收入与恶劣的工作环境发起抗议,一位参与者表示,自己价值还不如一根香蕉,一位发言人则称,“迈阿密不该成为富人的游乐场,而应该是所有居民都能生活体面、养活家庭的地方。”有评论员引用卡特兰几个月前说过的话,指出这是艺术家对于艺术市场的讽刺,人们愿意用高价换来那些像易腐烂的香蕉一样很快被遗忘的作品,“当你避免使用简单的方式,并且关注细微之差时,人们可能不再乐意听你说的话。”

卡特兰为这件作品命名《喜剧演员》,无论怎么理解,2019年的艺术世界大概也是以“喜剧”收场。

读书推荐
dushu.com ©2020分类

读书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