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兰亭集序》到鲁迅手稿,72种绍兴传世珍本勾勒越地文脉

11月4日,“文献名邦 书香绍兴——越地历史文脉展”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开展。本次展览以历史时代为序,共分为“越绝不绝尚有人(先秦至两汉)”“身向山阴道上行(三国两晋南北朝)”“一夜飞度镜湖月(隋唐)”“绍祚中兴驻跸地(宋元)”“阳明蕺山双峰峙(明)”“浙东自古贵专家(清至民国)”六个单元,梳理绍兴历史文脉,展示绵延2500多年的绍兴文化史。 展览将展出至2019年11月7日。

展品展出了国家图书馆和绍兴图书馆所藏,从先秦至民国各个时期有关绍兴的代表性传世珍本72种,其中宋元版6种,明刻26种,明清稿钞本25种。这些文献多为兼具学术价值、史料价值、文物价值及艺术价值的珍籍善本,其中罕传之本甚至海内孤本。

展览现场

展览由中共绍兴市委、绍兴市人民政府,国家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主办,绍兴市文化广电旅游局承办,浙江省古籍保护中心协办。绍兴是历史悠久的江南名城,历史上众多绍兴名家编纂、收藏的大量典籍,成为不可磨灭的绍兴记忆。有着2500多年建城史的绍兴,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历史文物、古代典籍的收藏、保护、传承都尤为重视。去年11月,国家图书馆和绍兴市政府联合在绍兴举办了“册府千华——绍兴市古籍保护成果展”,该展览是对十年来绍兴市古籍保护工作取得成绩的回顾总结,也是绍兴市所藏珍贵古籍的一次亮相。

越绝不绝尚有人(先秦至两汉)

绍兴为越国故地,地有会稽之山,山有宛委之穴。昔大禹治水,于其中得金简玉字之书,导其功成,复封藏之。故“宛委”一词,又为后世文人藏书之意象。

“越之先君无余,乃禹之世,别封於越,以守禹冢”,千余岁而至勾践,时有吴越之争,《越绝》一书,纪其事也。二千多年,世易时移,山水不改,地名尚存,是书为绍兴地志之源,亦吾国方志之祖。秦政东巡,斯相颂德,会稽之巅,遂留刻石。迨至汉世,贤守踵至,俊才辈出。马臻筑镜湖以利民,刘宠誉一钱之清廉。王充撰《论衡》长篇,浙学开山;伯阳绎周易《参同》,丹经鼻祖。张陶庵诗曰:“越绝不绝尚有人”,此之谓也。


《论衡三十卷》宋乾道三年(1167)绍兴府刻宋元明递修本。

这卷宋本《论衡》是整个展厅中年代最久远的古籍。为宋乾道三年(1167年)绍兴府刻宋元明递修本,该宋刻本经元代补刻,明代又修过,保留了三个朝代的痕迹。上面有钱谦益的印章,卷末有元韩性跋、清黄丕烈跋。


《越绝书十五卷》(汉)袁康、吴平撰,明嘉靖二十六年陈垲课本。

该书宋元刻本已不传,此本为现存的最早的明刻本。《越绝书》是记载古代吴越地方史的杂史,又名《越绝记》,全书一共十五卷。该书以春秋末年至战国初期吴越争霸的历史事实为主干,上溯夏禹,下迄两汉,旁及诸侯列国,对这一历史时期吴越地区的民族政治、经济、军事、天文、地理、历法、语言等多有所涉及,被誉为“地方志鼻祖”。

身向山阴道上行(三国两晋南北朝)

顾长康从会稽还,人问山川之美,顾云:“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此即东晋时期会稽佳山水之真实写照。自会稽郡治山阴后十数年,镜湖始筑,至东晋已山水相融,风光旖旎。王右军《镜湖》诗所谓“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实同此景。《晋书-诸葛恢传》称:“今之会稽,昔之关中。”尤谓会稽之繁华。

汉末以降,天下纷扰,迨东晋衣冠南渡,士族随之播迁:王谢大族、名士高僧踵趾聚于会稽地区,王子敬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羲献之书、安石之棋、叔夜之琴、灵运之诗,绝世才情,皆留山阴道上;兰亭修禊、东山高卧、雪夜访戴、道韫咏絮,魏晋风度,也都载于《世说新语》。


本次展览也展出《世说新语三卷》 南朝宋刘义庆撰,梁刘孝标注明嘉靖十四年刻本。

《世说新语》为主要记录魏晋名士逸闻趣事、玄言清谈的笔记体小说,其中记载会稽郡人物和风物尤多。明嘉靖年间,据宋淳熙十五年陆游刻本重雕,并附有陆游跋语。是书递经冯舒、叶树廉、毛奇龄、陈揆、翁心存、翁同穌等收藏,钤有“默庵藏本”“古愚”“冰香楼”“叶树廉印”“稽瑞楼”“文端公遗书”“翁同穌印”等印。


《兰亭集序》拓本 (晋)王羲之撰并书

一夜飞度镜湖月(隋唐)

隋大业元年置越州,治会稽。唐长庆三年,诗人元稹任越州刺史兼浙东观察使,在任六年,留下咏越诗篇无数,其《白氏长庆集序》曰:“予尝于平水市中市,见村校诸童竞习诗,召而问之,皆对曰:先生教我乐天、微之诗。固亦不知予之为微之也。”可谓“镜湖处处见唐诗”。序文尚有“扬、越间多作书模勒乐天及予杂诗,卖于市肆之中也”之记载,是迄今所见最早记录越地刻书的珍贵文献。

入唐以后,镜湖风光尤为成熟,山水之美无以复加。湖之北面,州城繁华;湖之南线,山水映发。洞府名刹林立,六朝胜迹处处,引百千诗人竞相入越。李白曰:“镜湖水如月,耶溪女如雪。新妆荡新波,光景两奇绝。”杜甫曰:“越女天下白,镜湖五月凉。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越女、越瓷、越茗、越莲、剡纸,皆为唐诗赞美之物。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一句:“一夜飞度镜湖月”即描述的是镜湖胜境。


《北堂书钞一百六十卷》 虞世南辑 明抄本

《北堂书钞》为虞世南在隋秘书郎任上所编。所谓北堂,指隋秘书省的后堂。唐刘禹锡《嘉言录》叙其事曰:“虞公之为秘书,于省后堂集群书中事可为文用者,号为《北堂书钞》。今北堂犹存,而《书钞》盛行于世”。其编辑此书,盖大抵是供文人撰文时采录参考资料所用。


《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 白居易撰,明正德八年,华坚兰雪堂铜活字印本。序文尚有“扬、越间多作书模勒乐天及予杂诗,卖于市肆之中也”之记载,是迄今所见最早记录越地刻书的珍贵文献。白集宋代时多有刊刻,明正德年间无锡华氏以铜活字摆印,保留宋本旧貌。


《松陵集十卷》 唐皮日休、陆龟蒙撰 明弘治十五年刻本

该书是唐代唯一被完整保存的、流传至今的唱和诗集。此本为现存明代最早刻本。

绍祚中兴驻跸地(宋元)

吴越钱氏,身处动荡之世,善政而治,偏安一隅,经济富足,文化发达。上世纪七十年代出自绍兴塔基地宫的吴越国刻经,即是中国印刷史早期的精美例证。钱氏纳土归宋,终使易代后之越地文脉不断。《嘉泰会稽志》卷十六,专列“藏书”一节,开篇曰:“越藏书有三家,曰左丞陆氏、尚书石氏、进士诸葛氏。”左丞陆氏,即陆游祖父陆佃。中国早期方志,以“藏书”列目,此为仅见,可证入宋后越地文脉之昌荣。

宋室南渡,定都临安。《会稽三赋》之颂,开咏越美文之篇;越州六经之刻,创经疏合一之体。贺铸填《东山词》,刚柔兼济;陆游撰《剑南诗》,悲喜互见。迨至元世,越遭重创,遂有唐林之义举,六陵之遗事。元末渐振,乃见铁崖之乐府,竹斋之歌诗。大德丙午,有《吴越春秋》之重梓;至正辛已,见会稽刻石之翻摹。

嘉泰《会稽志》卷三载:“建炎初,六飞渡江,尝驻跸于越。而越今为陪都,盖古三辅也。山川之所形见,风化之所渐被,其儒风士业,流闻彰布,益以昌大,非余郡可比。”绍祚中兴驻跸地,此之谓也。


《渭南文集五十卷》 陆游撰 宋嘉定十三年(1220)山阴陆子遹刻本,清黃丕烈跋清张祖翼、缪荃孙等题款

文集由陆游的儿子陆子遹编定,嘉定十三年(1220)刊刻于濛阳学宫。是本曾经黄丕烈、汪士钟、陈清华、徐伯郊等递藏。

阳明蕺山双峰峙(明)

吾越代多俊才,有明更盛。二百多年间,望族踵起,科甲联芳。文献著述丰厚,家族刻书众多,张氏不二斋,商氏半野堂,为传世其著者。浙东派藏书巍然崛起,钮氏世学楼,祁氏澹生堂,犹高山其巅也。徐青藤狂而不狂,王季重谑而不谑。

有明一代绍兴最为卓越的人物则是王阳明,其学以知行合一为要旨,阳明一生,以续孔孟之道统为己任,讲学不辍,俾理学一灯粲然复明。既后刘宗周倡明圣学,圭臬阳明,具补偏救弊之心,士子学者多仰而宗之。二人并为中国思想史上两座巍巍高峰。


《居夷集三卷》 王守仁撰 明嘉靖三年丘养浩刻本


《陈章侯画博古牌不分卷》(明)陈洪绶绘清顺治刻本

清初徽派版画精品。徽派著名刻手黄建中镌刻。全册以历史人物故事为内容,一叶一事,从陶朱公至白圭,共四十八幅。陈洪绶为明末清初著名画家,尤擅人物画,所绘酒牌、文学插图最为著名。此为陈洪绶五十四岁时作,是其人物画代表作之一。王立承旧藏,钤“呜晦秘宝”印。王立承(1883-1935),字孝慈,别署鸣晦庐主人。河北通州人,祖籍山阴。

浙东自古贵专家(清至民国)

清代越地学术,以浙东史学为首要。浙东史学倡导经世致用,受此影响,清代越中学人多重著述。章学诚撰《文史通义》以广其传。《文史通义》卷五曰:“浙东之学,虽源流不异而所遇不同。故其见于世者,阳明得之为事功,蕺山得之为节义,梨洲得之为隐逸,万氏兄弟得之为经术史裁。”章氏之后,此学不绝如缕,至嘉道间沈复粲稍传其意,清季更有平步青、姚振宗、陶宣承其流脉,入民国,蔡元培撰《中国伦理学史》,鲁迅撰《中国小说史略》,尚得其余韵也。

清代越中藏书家之藏书理念,亦秉承经世致用之旨藏书以致用为先,以保存、整理、刊刻前代学人的文稿和著述为职志,藏书家又皆为刻书家。缘经世致用思想之导引,而使古越藏书楼最先走向开放。

章学诚《文史通义》曰:“浙东贵专家,浙西尚博雅,各因其习而习也。”


《从百草国到三味书屋》手稿 鲁迅撰并书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他回忆童年妙趣生活的散文名篇,写于民国十五年(1926),后被收入《朝花夕拾》。此为鲁迅先生手稿真迹,弥足珍贵。


《古越藏书楼章程一卷》 清 徐树兰撰 清光绪二十八年古越藏书楼刻本

读书推荐
dushu.com ©2016关于

读书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