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公司诞生 (4)

但马库拉和史蒂夫、沃兹有一个很大的不同:马库拉知道微型处理器可能会给全世界的计算机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马库拉知道,新一代的计算机使用的是微型处理器,它和那些只能够显示时间或者存储少量信息的老一代计算机相比更让人“激动不已”,他预计人们研发出这种新型计算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另外,马库拉曾经在一家电子产品销往世界各地的公司工作过,因此,他知道一种新产品的出现会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轰动效应。当史蒂夫和沃兹向他展示他们新设计的电脑产品,并向他作演示时,马库拉忘记了史蒂夫是多么的不起眼,忘记了苹果公司的“总部”是多么的寒酸,也忘记了不想与他们合作的种种理由。马库拉决定留下来帮助他们,给他们起草商业发展规划,指导他们从一个新的起点开始创业。沃兹对雇用这么一个人来苹果公司颇为警惕,但史蒂夫则认为他需要这个人的帮助,马库拉能实现自己在个人电脑展销会上想要达成的目标。而马库拉认为,他能够和这个静默、从容、不装腔作势的伙伴合作。

史蒂夫·乔布斯向马库拉描绘了他们公司的发展前景,使他相信他们公司通过出售计算机就能改变全世界的家庭和办公室。马库拉认为,他们的目标能够实现。在那以后,他经常到车库这边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马库拉开始对开发软件感兴趣了,很快他就成了一个高水平的业余电脑程序迷。对于苹果公司的很多事情,马库拉都与史蒂夫、沃兹详尽地商议,另外还有罗德·霍尔特,他是电力工程师,他觉得苹果公司是个值得留下来发展的公司。(罗恩·韦恩是史蒂夫以前的合作伙伴,他离开已经很长时间了。“史蒂夫·乔布斯绝对是一个工作狂人,”他说,“我和他合作感觉筋疲力尽。”他从来没有后悔离开苹果公司。“我根据当时的情况作出了最恰当的选择。”到1999年的时候,罗恩·韦恩还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市,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很快,马库拉就请他们相信,苹果公司会在不到5年的时间内跻身《财富》500强,并说,时间将会证明他是正确的。

马库拉对苹果公司的发展非常自信。他开始给史蒂夫·乔布斯提供一些商业运营建议,自己起草大部分的项目经营规划,他成了苹果公司初期最主要的投资者。他一开始提供的赞助资金是9.1万美元的现金,然后又以自己的名义向银行贷了25万美元,这样马库拉、史蒂夫、沃兹三人拥有了对苹果公司相等的所有权,另外10%的公司所有权归霍尔特,因为他是苹果公司的工程师。

1977年1月3日,他们3个苹果公司的创始人聚集在马库拉家的游泳池旁边,在那里马库拉和史蒂夫、沃兹一起讨论了公司发展的一些事情,最后他们签署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规定要把苹果电脑公司转变成一家股份公司。马库拉还坚持在文件中写明要史蒂夫和沃兹成为苹果公司全职的雇员,于是沃兹不得不忍痛离开惠普公司,失去了稳定的工资保障。他们没有讨论更改他们公司的电脑名称,因为“苹果”已经相当有名气了,用不着改用其他的名字。

马库拉把苹果公司介绍给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的行政主管迈克·斯科特,希望他能成为苹果公司的总裁。和给人以相当亲切感的马库拉不同,斯科特性格刚硬,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他凭着自己的勇气和决心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他和史蒂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史蒂夫并不喜欢斯科特,他认为斯科特也就是有几年管理方面的经验而已。

虽然这样,斯科特还是被苹果公司聘为总裁,但因为公司已经有了一个“迈克”(迈克·马库拉),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一个昵称—斯科蒂,他和比尔·费尔南德斯、兰迪·威金顿、克里斯·斯皮诺莎和罗德·霍尔特一起成为苹果公司“同一战壕里”的“战友”。总裁的薪水是每年20 001美元。这比其他3个合伙人的年薪要多1美元,但公司的决策权还是归沃兹、史蒂夫和马库拉,斯科蒂对此很明白。

在苹果公司里,史蒂夫和斯科蒂经常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是大事,有些则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进货合同应该由谁来签字,员工的办公室应该怎样安排,甚至工作台应该涂什么样的颜色等等。他们俩有时还为公司成员的排名顺序发生争执。史蒂夫害怕自己在公司中被排在沃兹之后,也就是说他不想让沃兹排在第一位,而他排在第二位。他非常希望坐公司的“第一把交椅”。(最终史蒂夫赢了,但那也是在他做了一笔大买卖,并且斯科蒂被解雇了以后。)

有一次,斯科蒂邀请史蒂夫到一个停车场散步,这里也是公司作出重大决定的地方。但这次谈话不是关于公司的重大决定,而是斯科蒂向史蒂夫提出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那就是关于史蒂夫的身体散发出的异味。因为史蒂夫比较喜欢吃水果,他认为自己常吃水果,所以用不着经常洗澡,这就导致了公司办公室的员工在工作时都不愿意和史蒂夫靠得很近。

当苹果公司作为一家股份公司开始呈现出勃勃生机的时候,史蒂夫和沃兹却在公司的发展问题上出现了意见分歧。沃兹希望他们的电脑应该设计得更加完美,而史蒂夫则显得有点不耐烦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想要达成的目标总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尤其在开发软件上,史蒂夫更着急,他对软件开发了解得很少,甚至不知道如何搜索计算机程序中的代码或无法发现例行程序上的瑕疵。更糟糕的是,苹果公司全部的程序员是两个甚至比史蒂夫还年轻的小伙子。

兰迪·威金顿在上中学时就为苹果公司编写程序,他清楚地记得:“我只不过是史蒂夫公司里的小职员。我的报酬是每小时2.5美元。而我在早上3点半就得起床,一直工作到我去学校上学,从学校回来后,我就一直工作到晚上7点或7点半。”但兰迪对史蒂夫和沃兹的关系发展却看得非常仔细。“沃兹和史蒂夫两人之间的友谊出现了裂痕。在沃兹开发出苹果Ⅱ后,他们两人不和谐的关系就表现了出来。史蒂夫·乔布斯的工作精力主要放在了计算机终端用户那里,比如,计算机显示器的屏幕如何设计,机箱如何设计等等。他对我们说话的时候总显得很盛气凌人,所以我们很不喜欢他。”

虽然他们在一些小事上意见不能达成一致,但至少史蒂夫、沃兹、马库拉和斯科蒂对于苹果公司应该参加西海岸计算机展销会还是一致同意的,这是第一次在美国西海岸举行如此大规模的计算机展销会,他们都希望苹果电脑能在展销会上一举成名。史蒂夫想很快就签署展销合同,因为这样就可以争取到靠近展销会门口的展位,人们进来时第一眼就会看见苹果电脑。

马库拉仅设计展位就花费了5 000美元,这在1977年对于一个小公司来说,数额是比较大的了。展位上安放了一块烟雾状的背光树脂玻璃板,上面印有公司的名称以及苹果电脑的商标。黑色天鹅绒的帷幕悬垂在展台四周,展台上摆放着3台新型的苹果Ⅱ电脑(他们总共就有3台这样的电脑)和1台宽屏幕的显示器,显示器上展示的是滑稽的游戏和供演示的程序,这些程序是由威金顿、沃兹和另一名程序员克里斯·斯皮诺莎共同编写的。而其他公司所用的展台是折叠式的,上面是手写的各种标识语,这和苹果公司布置的展台相比反差巨大。这次展示和半年前史蒂夫、沃兹带着苹果Ⅰ第一次参加计算机展销会时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那次他们准备得很仓促,安排草率,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等到展销会快开幕的时候,为苹果Ⅱ设计的新机箱终于运到了。在史蒂夫看来,苹果Ⅱ的机箱应该看上去像KLH 音响公司的立体声音箱—具有完整、一体化的造型,样式流行,外形设计也吸引人。而当他看见运来的机箱时大为恼火:这些机箱非常难看。他马上命令苹果公司的几个忠实员工对机箱进行打磨、刮擦,然后喷漆。

第二天上午10点,展销会正式开幕了。展销会的门打开以后,第一批参观者蜂拥而入,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光彩夺目的苹果电脑,这么漂亮、这么专业的个人电脑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当苹果公司参展员工把机箱打开时,展现在电脑爱好者、普通参观者和媒体人面前的是设计先进的计算机主板,这种主板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沃兹使出浑身解数展示着他设计的产品—由62块芯片组成的电路板和集成电路,这是人们以前闻所未闻的。史蒂夫极力要求计算机的每一个接口都必须做得巧妙,完全采用流线型设计,这样参观者就会感到赏心悦目。

参观者蜂拥到苹果公司的展台周围,他们真不敢相信这些盒子里的电子元器件能在如此大的屏幕上变幻出这么栩栩如生、丰富多彩的形象。史蒂夫·乔布斯也第一次穿得这么整齐,他不断地把帷幕扯到一边,想向参观者证实,后面没有藏着别的大型计算机。

“参加完展销会,我们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也非常兴奋,这不仅仅是为了苹果电脑,还为了整个计算机行业的发展前景。”苹果公司的程序员斯皮诺莎如是说,她当时还是一名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读书导航